关于Jacques de Bascher, 他在89年死于艾滋病,而陪伴他一起入葬的是他的一只小熊,正如电影里加瑞尔“披上了痘痘妆”为小熊玩偶绣眼睛。后来的事情大致是Karl Lagerfeld 过度吃甜食导致暴肥,和圣罗兰精神崩溃,愈加深居简出,创作也越发断层。电影里也演绎了,那段传说中,Pierre为了让Jacques远离Saint Laurent,而登门秘密访谈。现实里没有人知道两位情敌间发生了什么。

电影重回到开头,一个男子来到酒店,从前台穿过,到达房间,坐在白色的床单上,拿起电话,对着窗外,软柔的声音,从口腔里细细流出,述说着当年自己被迫服兵役,在兵营受虐待,他们对他进行电击,各种药物治疗,体重掉到35kg,只有Pierre一个人来精神病医院来看他。

故事到这里,波尼洛开始杂糅起各种时空。在成为Saint Laurent前的童年Yves,把一个个弹弓都改成小模特衣服架的男孩。他凝视着被拆掉皮筋的Y型木头架子,电视里那部老电影,女主人公,一遍遍地重复着,我不爱您。姐姐穿着裙子,向男孩询问着意见。褪去光环的老年圣罗兰先生的日常小事,与理发师,仆人,曾经的工作同事的对话,彼时的他已经身患脑癌,记忆力大幅下降。还有在被酒精和药物折磨下,与心魔搏斗中,仍在创作的中年Saint Laurent。

一切就放佛是一场梦,它繁华地绽放过,太过炫目以致于,做梦的人,活在梦中的人,从未真正进入现实中。

他死了么?

借着Helmut Newton为圣罗兰拍摄那著名的Smoking的模特们的口里,左派报纸libération的记者的讨论会,波尼洛在电影最后放佛是戏虐地抛出这一问题、而答案呢,则是在Pierre带领下,众人看到Yves Saint Laurent在工作室里忙碌着他的中国系列。他抬起头,望着众人,屏幕充盈着他那著名的腼腆一笑。

听说Yves Saint Laurent死了。

他的狗因为嗑药死了。真可怜。

他是化成了香水吧。

他无处不在。

.S : 虽然Saint Laurent这部电影因为剧本的大胆编排,没有获得Pierre Bergré的许可和赞助,但在场景设置和对话安排上,着实是下了一翻功夫。

比如在68年那段,Yves和Pierre的对话,Pierre身后那副画像是前男友画家Buffet的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小丑系列;摩洛哥度假那段场景,在场的除了Betty和Loulou外,另外两个是Paul et Talitha Getty 夫妇。Yves聊天时手里拿着的是大麻,那时还没有开始嗑药。之后的场景是Talitha Getty在为自己注射海洛因,这也是Yves第一次接触到朋友圈内的人吸毒。在后来时空跳跃的戏份里,一个在地上猝死的女人,就是Talitha Getty, 她71年在罗马的家中死于过度吸食海洛因。

Yves带着Jacques参观自己家的时候,告诉Jacques,他想以后拥有一副蒙德里安或者马蒂斯的画,地上那副是Warhol在60年代(68年左右)为Yves制作的肖像。而那个场戏里,Yves告诉Jacques会把浴室重新装修,全部换成镜子。Pierre从烂石堆里捡起Yves,回到家里,那个场景就如同Yves之前说的那样。用两个同一场景的变化,来推动时间线的发展。现实里,Yves也真的拥有过蒙德里安和马蒂斯的画,两幅画在他去世后,被Bergré所举办的世纪拍卖中,均被卖出。

ierre曾在巴黎六区的酒店包了两个房间(装修打通),住了12年左右,也对应剧情里,Yves曾想用雕像(大概是罗曼时期)砸死在睡觉的Pierre。

在电影最后那场Yves正在准备的秀,是77年秋冬秀,中国元素和鸦片系列。

以及那场Yves打了药才能勉强登台的秀是76年秋冬秀,俄罗斯芭蕾歌剧系列。

圣罗兰的一生也正好对应了法国战后的黄金年代,在他去世的2008年,法国也像其他国家一样遭遇经济危机,社会发展停滞不前。有次采访,记者问Bergré, Yves Saint Laurent是否太过早辞世?

他在最应该走的年纪走了。现在的时装早就不是当年的时装,它们只关心市场而不是创造。

《圣罗兰传》观后感(六):美丑什么的,一对比就出来了

最近好像在流行「用核心人物本身职业的特色去架构电影」。

YSL,无论是把他定位为「流行艺术家」(<--小伙伴们可自由分词)还是「时尚大师」亦或者就是个「做衣服的」,他的工作主要是视觉相关。

画,本来就是比文字信息量多出一个维度的载体。Frans Hals可以寥寥几笔(当然不止!)让一个人的身底家世、兴趣爱好、婚姻关系、职业阶位乃至性格习性跃然而出,比几万字的介绍资料都要更具像更生动。

而电影还多出了音乐和时间维度,天然有能力将海量有层次有重点又条理分明地呈现给观众。这也是电影对比主要依靠台词的戏剧形式的最大优势。就看你会不会擅加应用了。

本年度另一部YSL传记,我形容为「拉稀」,就是噼里啪啦把肚子清空算完。在出场人物数目相当,贯穿人生履历相近,也同样是工作和私生活一揽子扫,这部就端的有律动有灵魂有性格有审美。

因为它极尽其能地妥善利用了「镜头」和「配乐」。

影片的开头YSL的工作人员看似闲聊的一句「老板把音乐放上了」,及YSL请他正在汇报行程的秘书离开时使用的奇葩理由「麻烦您让我清静地听会音乐」,开门点明人物的心理活动主要由音乐呈现。

古典和流行交替,表达YSL两种人格倾向及其可能造成的两种结果——坚持并成为经典或者随性顺势化为时代的浪花。在YSL认明了自己的路(做YSL的裙子)之后,宣叙性质的歌剧成为主角。

这种做法比使用旁白啊,或者让人物讲出奇怪的台词以「表明心迹」要subtle也简明和优雅得多,自然也是更符合YSL本身的审美趣味。

影片有一位隐形的角色:气质上某种程度与YSL相似的普鲁斯特。除了有关他的房间这一重复出现的素材外,YSL的母亲来探儿子时,这位意识流作家的像也立在后面的书柜上。

普鲁斯特对母亲依恋极深,他的像出现在母子相聚话幼时的场景里已经很能说明YSL跟母亲的感情,省去了多少其他交待的缀笔!

最重要的是与普鲁斯特的小说一样,本片非以叙事为目的,也不以时序为展开,而是侧重心理描写。这跟YSL在影片开头以「累赘」为由扯掉模特的袖子一样,是影片在向观众自白风格。

不使用画外音,心理的阶段表达靠音乐,连续发展则靠道具。其中最重要的两样是镜子和佛像。

在古典绘画中通常承载vanity这一涵义的镜子,几乎在每场戏里都能找到存在感。甚至有几个场景是从镜像到实像无缝切换的。YSL带Jacques参观新居时到底说了多少个mirror(s)我都醉了!传说镜子里你会看到自己最渴望的东西(这真不是HP首创的)……

佛像则有两尊。一是摆在家里跟美杜莎各居一隅,另一尊则在一本书的封面上。Pierre和YSL玩情趣游戏时正在翻这本书,YSL重新振作画草图时这本书也在床上。而这尊「自初见时就不断带给我(YSL)好运」的佛像就是看起来在影片中存在感很低的Pierre。他替YSL打理诸多俗事,也多得他不离不弃的守护,YSL也没有因毒品或艾滋而早夭。

best1872 包包  scp1802   包包binmei  包包包包  starshop0409     包包SY168-03 包包